Play The Red Cards

Garrett Wittels

Posted by bosspresso 於 四月 1, 2012

“我們有兩個人生,一個我們從中得到教訓,另一個是得到教訓後的真實生活。” 《天生好手》

Garrett Wittels,去年紅雀簽下的非選秀球員,大二時在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是個風雲人物。從開季擺短棒點出內野安打,開啟了連續五十五場安打之旅。

每當他出賽,家人總會到場為他加油打氣。他們家人還會帶著巫毒娃娃Jobu到場,就像電影“大聯盟”的Pedro Cerrano一樣,只不過他們的是黃頭髮版本。然而Wittels不信巫毒,他信仰猶太教,每場比賽前總會跪在外野念猶太教禱詞,客場比賽他會帶著祝禱枕頭在身邊。就像其他棒球員一樣,Wittels也會有迷信的動作。連續場次安打中,他不剪頭髮。每次到主場的路上總唱著Kid Cudi的Pursuit of Happiness。嚼著西瓜口味的口香糖。穿著藍色的棒球襪。所以說,或許Jobu也可算是一部份了吧。

Jobu

 

連續場次安打中並非每次都很順利。像是第二十三場,Wittels一直到第十二局才得以延續紀錄。不過,到了第五十六場比賽,Wittels倒是一開賽就送出安打。沒錯,連續五十六場,Wittels追平了Joe DiMaggio的紀錄。然而Jobu的神力也只能做到這樣。FIU這場比賽敗北,無法晉級比賽。

紀錄還不算終止,Wittels等著挑戰1987年Robin Ventura創下的Division I連續五十八場安打紀錄。他在校園的火熱程度甚至學校還製作販賣以他為主題的衣服,開學時的聖火行列典禮也選他當領頭,由他舉著聖火帶領其他學生。他還被提名大學男子年度傑出運動員獎 (ESPY, Excellence in Sport Performance Yearly Award),雖然最後輸給John Wall。

大三時的聖誕期間,球季開打兩個月前,他和其他四位朋友決定到巴哈馬天堂島的亞特蘭提斯觀光勝地 (Atlantis Resort on Paradise Island, Bahamas)旅遊。在那裡,合法飲酒與賭博年齡只要十八歲。Wittels的父親求他不要去,擔心這位明日之星會被某個怪咖纏上或是被某個女人倒貼惹上麻煩。

現在你是個稍有知名度的人物,是個渴望自由已久的大三學生,有個權威的老爸叫你不要去巴哈馬,你怎麼可能不去?

十二月十八日,Wittels一行五人抵達亞特蘭提斯。十二月二十日,他們聚集在Dragon’s Ultra Lounge,一個靠近賭場的酒吧,準備歡慶其中一人David Shapiro的二十一歲生日。此時,他們注意到吧檯邊有兩位辣妹示意要他們過去。於是,他們走入了地獄的大門。

他們記得兩位女孩宣稱是來自阿肯色州和加州的十八、十九歲大學生,而且她們也已點過酒了。事實上,這兩位女孩是來自德州的十七歲高中生。就像大多數性侵害案件一樣,雙方開始各說各話。

“他們”說,他們點酒請了女孩,祝賀Shapiro生日。Wittels點了檸檬酒給他們後一夥就動身前往旁邊的賭場。女孩開始對男孩們發春,特別是對著Wittels發情。她們開始叫Wittels “Q毛” (Curly)。甚至一度其中一位女孩瘋狂親吻Wittels到莊家叫他們去開房間算了。稍後,女孩告訴Wittels她們想來個多P,於是他們一行人離開賭場。男孩們在女孩關門脫下上衣時心情爽呆了。女孩用手機一直重複放著Tiesto的“Feel It in My Bone”和Gucci Mane的“Wasted”,多P大戰開始。這中間有位女孩身體不適,Wittels攙扶她到浴室,在門外等她吐完。完事後,他們給女孩們衣服讓她們離開。

“她們”說,男孩們自始自終都知道她們還不到喝酒的年齡,但只把她們當工具使用,完全不管她們的意志。雖然她們的說詞反覆不一,但整體的時間軸卻相當一致。女孩表示她們的確事前有喝過酒,甚至還吸了大麻。但一直到Wittels請她們喝了檸檬酒後,開始感到噁心。其中一位女孩表示她還記得有上過賭場,但之後記憶一片空白。醒來時發現她手臂被綁住,並被其中一位男子強迫口交。房間另一頭則是兩個男的在另一個女孩旁邊。她們大約在凌晨三點倉皇離開房間。在早上告知同行的父親,幾個小時後向當地警察報案,到了晚間,警察開始搜查旅館,尋找Q毛一行人。

晚上,五人中有四人在餐廳用餐,一人留在房間就寢。在餐廳那頭他們收到簡訊,“你們在哪?” 這四人還在笑說他那麼沒擋頭,但這笑容在看到第二句時立即收了起來,“條子來了。” 原本他們以為是在開玩笑,但警察帶著他們朋友到了餐廳,才知道原來並非戲言。他們以強暴罪名被警察收押。當天深夜被送到拘留所。他們不再身在天堂島,取而代之的是四周環繞的老鼠、蟑螂,以及濕黏的地板。

在巴哈馬,被告的律師要處理強暴這罪名可是難上加難。在當地法律,被告得先被逮捕,之後才有審問。這裡相信假使有人被控強暴,事出必有因,不會只是憑空捏造。

十二月二十三日,他們全部釋放出來,保釋金耗費$10K,且接下來幾個月還得上法庭,面臨牢獄之災的可能。十二月二十七日,消息見報於Miami Herald,頓時身邊的人全都知道了他被控訴。新聞出來,Wittels接獲FIU來信,限制了他的校園生活。不准在校園餐廳用餐,不准走在學生住宿區附近。FIU學生報,The Beacon,寫了篇社論討論是否該讓Wittels出現在球場上。

2011年二月十六日,學校宣布在訴訟程序期間Wittels得以參加比賽。他破紀錄的機會回來了。

兩天後,FIU在自家主場迎戰Southeastern Louisiana。Wittels仍然重複著大二在做的事,同樣的歌曲,同樣顏色的襪子,同樣口味的口香糖,同樣的禱詞。這天,他的打擊表現將永遠深烙在他腦海中。身為第三棒,第一局他打成游擊方向滾地球出局。第二次上場,右外野界外球接殺。他是那麼想創下紀錄,因此用盡全力揮棒,即使是壞球也去追打。第三次打擊,他被打中手卻裝沒事,結果後來打成三壘滾地球出局。第四次,也是最後一次打擊,也是顆三壘滾地球出局。第三次打擊那球使他感到懊惱,也許靠著觸身球上壘,第九局就還會有上場的機會。過去創造紀錄時,他是多麼無私。該選保送就選保送,該觸擊就觸擊。結果這次一自私,紀錄就此中斷。

FIU這場輸球後,對方先發投手Brandon Efferson走來跟Wittels握手,表示歉意。Wittels走入休息室,隊友紛紛起立為他喝采。接著他走出去迎向家人的懷抱。Wittels記得當他走向父親時,整個人情緒失控。他倒在地上,不確定是因為感到放鬆抑或是感到難過。那天晚上,全家人輪流幫Wittels剪下留了許久的頭髮。

球季還是要繼續打。每到客場比賽Wittels總要聽著敵對球迷唱歌羞辱他。在強暴指控仍然困擾他的情況下,Wittels仍然打出.345打擊率,打出全隊最多的安打。

接著,事實顯示情況越來越偏向了Wittels這一方。巴哈馬當局在對兩位女孩的血液檢測中只發現酒精成分,並未任何藥物使用。女孩那方的律師經由信件詢問Wittels是否有保險理賠。Wittels這方律師認為這封信透露出對方只想要錢,並非正義。

接著他們發現女孩的父親有個不名譽的紀錄。他曾經是“Racetrack Girl Go Nutz”的製片,這是個情色系列影片 (我竟然看到名字就猜出是在演什麼… 真糟糕 = =)。2004年,這系列影片引起NASCAR的憤怒,採取法律手段禁止他們拍攝。NASCAR宣稱他的拍片計畫包括了“一位女星扯謊說在NASCAR賽事上被性侵害”。

到了五月,Wittels這方終於拿到了事發當晚的錄影監視。Miami Herald報導影片內容對女孩宣稱的事實有相當出入。兩位女孩都宣稱喝過酒後隨即失去意識。但影片顯示自1點37分他們進入賭場後,待在賭場的23分鐘之間她們完全沒有昏厥。前17分鐘,她們不斷進行親熱動作。場面激情到保全人員將鏡頭放大對準到女孩熱情的嘴唇上 (可以這樣喔? XDDD) 1點54分,其中一位女孩彎腰脫掉鞋子,一群人此時離開賭桌。接著兩位女孩在二十一點牌桌前停下,玩了幾把。之後女孩們跟著男孩進入房間。快轉影帶,兩位女孩離開時身穿男子衣服,慢慢走離開房間,而非如她們宣稱的倉皇逃離。兩位女孩看起來並沒有恐懼神色,都沒有受傷或是憤怒跡象。

檢察官Garvin Gaskin承認女孩那方證詞與影帶內容有極大的差距。然而,判決日期卻設在2011年六月中。

這日期對Wittels而言太糟糕了。大聯盟選秀日在六月六日開始。他選擇早一年離開FIU,因為有球隊說他可以進第三輪。然而選秀日期到來,此時Wittels身上仍然帶著強暴案件控訴,他始終未接到來電。30支球隊,1530個順位,沒有人想用其中一個順位來選個連續56場安打紀錄擁有者。

棒球場上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總是有個時候,野手會在界外區漏接高飛球,給予打者死裡逃生的機會。好的打者能夠利用這一球來預測下一顆球,運用這難得的機會獲得好處。Wittels正在發掘這機會。

去年七月,選秀會過後,撤銷告訴後的幾個禮拜,開始有球隊找上門來。Wittels最後與聖路易紅雀簽約,被指派至短期聯盟Batavia Muckdogs。教練Dann Bilardello把Wittels叫去辦公室,跟他說,才不管他的過去如何,球隊很歡迎他,現在盡情地打敗對手就對了。

他也真的做到。曾經一度Wittels又開始連續場次安打,期間長達連續14場。休季期間打擊教練Jeff Albert監督Wittels的打擊練習,Albert表示Wittels展現出不只苦練的態度,他更樂意去學習。

這也是為什麼現在Wittels在Aventura的猶太社區中心,以衝刺的準備姿勢,拉著五十磅重的訓練撬。在他右手腕上,戴著猶太教的紅色手環,意指“避開小人wards off the evil eye”。左手腕上的手環寫著“tract gut vet zein gut”,在猶太語言代表“心存正念Think good and it will be good.”。Wittels持續拉著訓練撬,再往前三十碼,他完成這次艱苦的訓練。這感覺太好了,不管是精疲力竭的感覺還是心情激動的感覺。

“你必須專注過著人生,” Wittels說,“要從過去、從歷史上學習,始終維持在正確的道路上。” 這也是Wittels將要過的人生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